资质申请:400-101-8060 装修投诉热线:400-118-8580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交流

行业资讯

M50,意由心生
 
 
 
    在上海苏州河南岸的半岛处,有一条非常静谧的小马路,叫莫干山路,那里有一排创意涂鸦墙,墙的后面原来都是老式石库门里弄,现在成了一遍正在建设的工地。
   “M50”,就是莫干山路50号的简称,是一个以文化艺术为集聚的创意园区。据史载:这个地方占地面积35.45亩,拥有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工业建筑41000平方米,原为徽商代表人物周氏家族开设的“信和纱厂”,解放后改名为“信和棉纺厂”,以后该厂全部归为国有,厂名为“上海第十二毛纺织厂”。上海人以前穿的羊毛衫原料大多原自于这个靠早夜三班工人的辛勤劳动所成。今天,这个曾经被周围石库门邻里包围,被隆隆机器笼罩的厂区,已人去楼空,只有门房间的特征才会让人隐隐想到旧厂房的轮廓和背影。
    走近创意园,才晓得这里是以艺术画廊为主题的地方,虽然当时的车间、仓库、配料间、电器间还保留着老的外墙,但建筑内部全部作了创意性的装修改造,它与建国路“8号桥”、淮海西路“红坊”、沙泾路的“1933老场坊”相比,M50仿佛更凸显其阳春白雪的高雅,得天独厚的纯润,与世无争的伟傲,后现代主义的严谨。进入这个人迹稀少的园区,你的生态和心态仿佛全然被一种中西文化的墨水染尽了,你无需识辨方向,走到哪里,总有一扇静静开着的“车间大门”等侯你的到来。我,就是这样,带着一种敬畏创意文化的心绪,随着诚徨诚恐的寸步,在晚霞夕照里访问了这个百年历史的老厂区,一个生动、新鲜、魅力、纯美,让人抒发怀旧之情的艺术殿堂。
    我记得,当时M50的主打艺术亮点是“八大画廊”,其中令人抡眼的有“艾可画廊”、“523 ART ZONE M50 BRANCH”、“于南澄油画工作室”和“圣博画廊”。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只能随意看看,连照相的功夫也没有了。
    以后,我专程上了两次“莫干山”,都是秋季的礼拜天,为的是深层次细滤、欣赏邱显德、蒋易修、罗世农和詹金水四位大师创意画展---“意由心生”主题展。我是化真功夫的,所产生的效果与以前大不一样,时时把自己憬悟的感思默默地与创作者进行着长时间的艺术与文学间的对话,以致夕阳落山、园区即将关门而忘却了回家。
    人们常说“相由心生”,通常指由一个人的面相可看出他最近的心绪,而“意由心生”,这里是指因一幅作品呈现的意境可以让读者感受到艺术家在创作时的心境。空荡荡的环境,我品赏,似乎也融入了他们的创作时空,一山一水一古城,其墨迹仿佛皆由我心而生,我急切地想寻出笔来填上几首诗,这怎么可能呢?我是从来没有象今天那样以灵通的心绪,带着惬意的审美赏画的。对着画,我竟然咏出了与画相合拍的诗,那诗,是陶渊明、王维的山水诗,可谓“在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自然写实的画面,让我容纳着万镜,此万镜又浸入了我的生命。“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我去过的创意园区中惟一能留下的这番心境。
    我体会到他们的作品都是心灵经受着当时的外界环境给予的视觉或感觉上的强烈刺激而生成的创作。邱显德的写实源自西藏,其笔下的风景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气息,蒋易修的孤影体现着灵动的力量,詹金水则突出山水磅礴的气势,罗世农恰展示着纯净的风格。他们的共性都是崇尚自然,画展都寄情于山水之间的彩色水墨。
    在园区,我突然发现一个生动而富有诗意的景象:一个陈旧的外墙车间、陈旧的玻璃钢窗外,一位外籍青年依傍在一个陈旧的消防龙头上专注看画册,黄昏的霞彩聚焦在她的身上,金色的秀发、白皙的肌肤,宛如一尊希腊女神。我由衷感叹创意园区的奇妙,一个老厂房的前世今生竟然化成了梦一样的诗,化成了中西文化混合而成的现代巴洛克。
    “2012上海国际室内设计节”期间,国际室内建筑设计师团体联盟主席莎茜·凯娜女士从浦东国际机场到喜玛拉雅酒店的路途中曾问我,“李先生,上海有哪些可参观的文化创意园区?”我的回应是“M50”。从我介绍中,她兴奋了起来,很想有一个参观的安排。由于时间关系,她未能如愿以偿。
    M50的人气现在日益增多了,许多老外在里面喝咖啡,谈艺术,中外合作交流的面拓宽了。据悉,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日本、莫洛哥等国家的创意设计组织机构先后组团造访。因为,能有播扬纯艺术而又淡化盈利的创意园区,在全国,似乎只有M50了。上海市创意产业实习基地就设在里面,并成为一个公共创意平台和国际设计艺术交往的窗口,其创意的社会效应与日俱增。这也说明,任何一个文化艺术园区,开发初始往往是清静冷落的,应当肯定地说,随着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提高,寻求文化家园并以此得到精神慰藉而获取幸福感的,必然成为人们追慕的指向。今天,文化创意园区,整体上构成了社会文化繁荣的重要元素。
    M50,一个老字号的毛纺厂,今天,带着历史沧桑和皱纹,向我们这个时代重新走来,在涅槃中以崭新的画卷拉开了创意时代的帷幕。我们要感谢改革开放,感谢过去为社会经济作出贡献的工人同志们,感谢后有来者的文化创意先锋。
我感到,M50的繁荣主因也许就是高雅文化的潜魅力经过市场经济的洗礼和纯美印象的本质感染,渐渐形成了它受到社会普遍赞美的认同。我想,这对于上海许多创意园区来讲,委实可以得到一些拓展式思维的借鉴。
    上海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到今天,已处于一个转型的关键。我以为,一个老厂房演绎成为一个让广大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创意园区,不可缺少的是人文精神。我曾参观南汇六灶的“清美豆制品厂”和长阳路的“上海卷烟厂”两个博物馆,这些老字号的厂区都有许多历史的记载,毕真的劳动塑像,展现了过去生产作业、工艺流程的形态,让参观者肃然起敬,很有教育意义。另外,创意园区应该象公园一样定期举办与生活相关的主题活动,让市民广泛参与。还有,创意园区应该成为大学生的实习基地,让他们感知创意的乐趣以得到创造生活的启迪。
世界是无穷尽的,生命是无穷尽的,艺术的境界也是无穷尽的。“适我无非新”,是艺术家对世界的感受;“光景有常新”,是一切伟大作品的烙印;“温故而知新”,是文化创意与艺术繁荣应有的态度。历史上每向前一步的进展,往往是伴随着退一步的探本穷源,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追慕着古希腊古罗马,十九世纪的浪漫主义憧憬着中古,二十世纪的新派溯源到原始艺术的浑朴天真。我想,今天的创意园区也无非如此,只要本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文化自觉,敢于摸着石子过河,在创意中探寻,在创造中发展,必将成为上海设计之都的一张新名片,给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上海产业带来新活力。
 
(文/李兴龙)

企业资质搜索:

搜索

团体会员搜索:

搜索

个人职业资格:

搜索
邮箱:shzh@shzh.net
资质申请:400-101-8060
装修咨询热线:400-118-8580